您的位置: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 半月谈聚焦科研“分包”乱象:学阀垄断大项目

半月谈聚焦科研“分包”乱象:学阀垄断大项目

2019-07-01 19:35

科研项目转包分包乱象该治治了

一手要项目,一手“转包”“分包”,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工程承包领域,在科研领域也时有发生。当前,科研“以项目论成败”的导向使得科研人员不得不积极争项目、囤项目,干不完再分包出去;一些学阀垄断大项目,充当项目“二传手”;甚至个别科研人员在项目中“藏猫腻”,通过假分包、假外包,虚报劳务费等方式违法套取项目资金。

一手要,一手倒:科研“分包”乱象多

“无论怎样对科研人员‘松绑’,对科研人员的诚信建设不能‘松绑’,要让科研诚信成为科研人员心中紧绷的一根弦,一刻也不能放松。”

囤项目,再“分包”:学阀当起科研“掮客”

一手要项目,一手“转包”“分包”,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工程承包领域,在科研领域也时有发生。当前,科研“以项目论成败”的导向使得科研人员不得不积极争项目、囤项目,干不完再分包出去;一些学阀垄断大项目,充当项目“二传手”;甚至个别科研人员在项目中“藏猫腻”,通过假分包、假外包,虚报劳务费等方式违法套取项目资金。

《半月谈》近日报道,一手要项目、一手“转包”“分包”的现象,在科研领域也时有发生。当前,科研“以项目论成败”的导向使得科研人员不得不积极争项目、囤项目,干不完再分包出去;一些学阀垄断大项目,充当项目“二传手”;甚至个别科研人员在项目中“藏猫腻”,通过假分包、假外包,虚报劳务费等方式违法套取项目资金。这样的现象着实让人感叹,严肃的科研项目成了“唐僧肉”,如何能保证科研的效果。

“在高校,虽说教书育人是主业,但做项目才是创造价值的活动。”某985高校青年教师李纯(化名)点出了当今学界对于科研项目“格外重视”的原因。

囤项目,再“分包”:学阀当起科研“掮客”

科研项目是有明确的目标或目的,必须在特定的时间、预算、资源限定内,依据规范完成。设立科研项目具有强烈的目标导向,就是为了出研究成果,解决现实中尚未解决的科研难题,是非常严肃、严谨的事情。

科研人员反映,科研项目在职称晋升、人才计划评选、学科评定等方面是重要的衡量指标,许多高校、科研院所都在积极申请项目。“科研就是以项目论成败,项目附带着论文,项目多论文也就多,项目多招的学生也就多。”一名科研院所工作人员透露。

“在高校,虽说教书育人是主业,但做项目才是创造价值的活动。”某985高校青年教师李纯点出了当今学界对于科研项目“格外重视”的原因。

然而现实中,一些科研人员却打起科研项目经费的歪主意,把科研项目当成了生意来做,不管时间、精力、能力是否扛得起,先拿下来再说,然后再当“二传手”、分包、套取项目资金……久而久之,科研人员“富者有弥望之田,贫者无立锥之地,有力者无田可种,有田者无力可耕”。这完全背离了科研项目设立的初衷。

某高校生物教师告诉半月谈记者,自己一年多次申请项目,“中签率”差不多是25%,即便知道做不完,也要多拿几个。目前,他正在做一个立项资金近百万元的项目。“这个项目分解成任务A、B、C……有的是由自己的学生做辅助工作,有的则是外包给相关公司去做,最后交给我汇总处理。”这名教师说。

科研人员反映,科研项目在职称晋升、人才计划评选、学科评定等方面是重要的衡量指标,许多高校、科研院所都在积极申请项目。“科研就是以项目论成败,项目附带着论文,项目多论文也就多,项目多招的学生也就多。”一名科研院所工作人员透露。

这些问题的出现,说明科研管理系统有较多漏洞待补齐。可是现实却一再告诉我们,如果对每个科研环节都死死地盯着,会导致科研人员亦步亦趋、不胜其烦,天天和表格、材料打交道,根本没时间专心做研究。如果对科研项目采取“无为而治”,又会导致一些科研人员钻空子、走歪门邪道,通过“捷径”轻而易举拿到科研项目和经费。

部分科研人员坦言,要跑项目,某种程度上就要靠托关系。某知名高校副教授对半月谈记者说,请客吃饭,搞好关系,这样才好拿项目。

某高校生物教师告诉半月谈记者,自己一年多次申请项目,“中签率”差不多是25%,即便知道做不完,也要多拿几个。目前,他正在做一个立项资金近百万元的项目。“这个项目分解成任务A、B、C……有的是由自己的学生做辅助工作,有的则是外包给相关公司去做,最后交给我汇总处理。”这名教师说。

那么,面对科研项目领域出现的诸如“二传手”“外包”等现象,该如何应对?严厉打击是必须的,但要注意方法,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设计出更多的条条框框,最后成了少部分科研人员“生病”,全部的科研人员来“吃药”。这显然与目前国家给科研人员“松绑”的大方向不相符。

官大学问大、权多项目多。不少高校教师、科研人员还反映,当前科研项目按照行政级别分配的现象十分常见。院长、校长、院士等身居“高位”的人更容易利用自己的声望和人脉关系,“拿项目”“揽课题”,然后再转手出去。

部分科研人员坦言,要跑项目,某种程度上就要靠托关系。某知名高校副教授对半月谈记者说,请客吃饭,搞好关系,这样才好拿项目。

但是,无论怎样对科研人员“松绑”,对科研人员的诚信建设不能“松绑”,要让科研诚信成为科研人员心中紧绷的一根弦,一刻也不能放松。对那些发现问题的科研人员,不能轻描淡写、听之任之,要追究责任、严肃处理,使得“动歪脑筋”的成本大大增加,从而在科研领域、科研人员以及全社会形成强大的威慑力。

“几个大佬拿项目,拿到大笔经费再转包给同事或自己带的学生做。”一名高校科研人员说,一个立项资金200万元的项目,分给别人去做,可能就给他们180万元经费。他坦言,年轻的老师往往只能申请到“豆腐块”项目。

官大学问大、权多项目多。不少高校教师、科研人员还反映,当前科研项目按照行政级别分配的现象十分常见。院长、校长、院士等身居“高位”的人更容易利用自己的声望和人脉关系,“拿项目”“揽课题”,然后再转手出去。

如今,科研人员迎来了黄金时期。在这个时期,不要被“黄金”蒙蔽了双眼,将本来崇高的事业庸俗化,而是要利用国家提供的各项优厚条件,通过自身的努力,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

在华东地区从事信息科学研究的一名青年科研人员说,自己的导师是某科研院所所长,业内有一定知名度,与相关部门关系到位,自然容易拿到数额巨大的项目。拿到项目后,再找几家外面公司和学生一起做。

“几个大佬拿项目,拿到大笔经费再转包给同事或自己带的学生做。”一名高校科研人员说,一个立项资金200万元的项目,分给别人去做,可能就给他们180万元经费。他坦言,年轻的老师往往只能申请到“豆腐块”项目。

假分包钻空子,项目资金有流失隐忧

在华东地区从事信息科学研究的一名青年科研人员说,自己的导师是某科研院所所长,业内有一定知名度,与相关部门关系到位,自然容易拿到数额巨大的项目。拿到项目后,再找几家外面公司和学生一起做。

目前,项目分包自有其存在理由。许多大型科研课题复杂程度高,一个课题组往往难以独立承担,需要与其他科研院所或者科研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完成。

假分包钻空子,项目资金有流失隐忧

某科研院所信息科学科研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大项目下面有若干子课题,这些子课题难免与其他项目存在内容交叉,将部分子课题分包给有研究基础的其他学者或公司顺理成章。

目前,项目分包自有其存在理由。许多大型科研课题复杂程度高,一个课题组往往难以独立承担,需要与其他科研院所或者科研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完成。

同时,项目分包有时也实属无奈。某高校科研处负责人说,有的课题上半年立项,下半年就要求结题,只有半年时间,老师们只能将活儿外包出去。

某科研院所信息科学科研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大项目下面有若干子课题,这些子课题难免与其他项目存在内容交叉,将部分子课题分包给有研究基础的其他学者或公司顺理成章。

但项目分包行为,很容易让人打起违规套取科研资金的歪主意。正在参与某科技专项的一位科研人员直言,课题分包给关联公司的惯常做法是以承租实验设备、委托科研的名义将课题经费转移至关联公司。以他参加的项目为例,该课题部分经费就是以委托科研的名义分包给长三角地区的两家公司。而这两家公司实际都是有关联的自办公司,他本人则在公司里领取“专家费”。

同时,项目分包有时也实属无奈。某高校科研处负责人说,有的课题上半年立项,下半年就要求结题,只有半年时间,老师们只能将活儿外包出去。

业内人士透露,一些科研人员以子课题需要相关单位提供技术协助或者咨询为借口,通过与相关单位或企业签订合作协议的手段,将科研经费拨付给该单位或企业,事后以其他名目将科研经费套现后返回到自己手中。有的则是找一个“中间人”注册公司,把项目分包给这个公司,而“中间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就是科研人员自己。而在此过程中,利用“中间人”公司虚列劳务费,成为套取项目经费的常见手法。

但项目分包行为,很容易让人打起违规套取科研资金的歪主意。正在参与某科技专项的一位科研人员直言,课题分包给关联公司的惯常做法是以承租实验设备、委托科研的名义将课题经费转移至关联公司。以他参加的项目为例,该课题部分经费就是以委托科研的名义分包给长三角地区的两家公司。而这两家公司实际都是有关联的自办公司,他本人则在公司里领取“专家费”。

至于“中间人”公司能不能“接得住”项目,有业内人士表示,项目通过验收其实不难,评审专家互相认识,你给我行个方便以后我也给你行个方便。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业内人士透露,一些科研人员以子课题需要相关单位提供技术协助或者咨询为借口,通过与相关单位或企业签订合作协议的手段,将科研经费拨付给该单位或企业,事后以其他名目将科研经费套现后返回到自己手中。有的则是找一个“中间人”注册公司,把项目分包给这个公司,而“中间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就是科研人员自己。而在此过程中,利用“中间人”公司虚列劳务费,成为套取项目经费的常见手法。

(原题为《一手要,一手倒:科研“分包”乱象多》)

至于“中间人”公司能不能“接得住”项目,有业内人士表示,项目通过验收其实不难,评审专家互相认识,你给我行个方便以后我也给你行个方便。(半月谈记者 关桂峰)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发布于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半月谈聚焦科研“分包”乱象:学阀垄断大项目

关键词: